IoT 风口吹不走,涂鸦的“傲慢与偏见”

1991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KevinAsh-ton教授首次提出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IoT)的概念,可简单解释为“物物相连的互联网”。

随后,1995年比尔·盖茨在《未来之路》一书中也曾提及,其概念从提出到确定和发展,覆盖范围和涉及的信息感知技术在不竭拓展。

现如今,互联网产业正迈向“万物互联”的新时代,网络通信在传输速率、带宽容量等方面的技术革新为海量设备的联网奠定基础,加之设备的连接成本降低,数量将进一步增加。

按照IoTAnalytics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物联网连接数超过113亿,首次超过非物联网连接数,预估2021年至202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1.8%。

按照GSMA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物联网市场规模为2480亿美元,到2024年将超过1万亿美元,2020-2025年复合年增长率为44.6%。

面对如此惊人规模的市场,IoT这场盛宴自然吸引了众多企业纷纷参加。这其中,不得不提这样一家毁誉参半的IoT平台——涂鸦智能。

让市场叫好的是,涂鸦只用了7年时间,便以“TUYA”为证券代码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全球IoT云第一股”,市值约132亿美元。

非议也与此有关,2021年3月IPO后,涂鸦股价一路下行,维持在2美元/股摆布,比拟刚上市时跌去近九成。

2022年7月5日,涂鸦智能以双重主要上市的方式登陆港交所。上市当天,《雷锋网》上贴出一篇万字长文引起业内热议,对此涂鸦也在其官网上展示发送的律师函,称其歪曲捏造、毫无按照、恶意攻击。

且抛开这篇文章中的分析不谈,单从涂鸦的股价表示来看,就使书写者立于不败之地。当然,股价有必然的市场波动性,探讨企业兴衰,仍需回归到公司整个业务体系的底层逻辑上去。

踩中风口的起家史

所有的偶然事件背后,都有必然的必然性。

“一个公司的基因早在它最初的18个月就被决定了。此后公司不成能再有什么大的改变,如果DNA是对的,它就是一块金子;如果不合错误,那基本就玩完了。”红杉本钱主席迈克尔·莫里茨表述过该观点。

企业的品牌基因更多来自于创始人本身,因此不妨探究一下涂鸦智能创始人兼CEO王学集。

实际上在首次上市之前,关于王学集的创业经历,就已被当作涂鸦的金字招牌,给市场讲述了最受欢迎的连续创业者终获成功的故事。

简单来说,这位来自浙江温州的80后,在大学期间与伴侣陈燎罕、林耀纳等共同成立了PHPWind。2008年,阿里巴巴以5000万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公司。

王学集也因此加入阿里系,成为阿里云的第一任负责人,陈燎罕则担任运营总监,几人继续共事了数年。

而经过在阿里的熬炼之后,正值国内物联网一片蓝海,创业之心未熄的王学集和陈燎罕、林耀纳先后离职,并在2014年成立了涂鸦智能,开启二次创业。

当一个故事听得多了,就容易形成刻板印象,即容易忽略真正的底色。回到PHPWind上,其自诞生以来一直定位于建站软件开发及增值办事提供,致力于为站长提供简便、有效、可持续的建站方案。

彼时,市面上还有Discuz!平台,两者被视为国内两个著名的PHP论坛系统,颇有一番“既生瑜,何生亮”的味道。二者的命运也相仿,PHPWind被阿里收购后,Discuz!所属的康盛公司被腾讯拿下。

而探究PHPWind能够崛起的缘由,与互联网风口有莫大关系。彼时,随着互联网及信息化产业的深入发展,创业成本变得低廉,开始涌现出很多人通过互联网进行创业。

PHPWind的业务标的目的,就是为这些普通的创业者提供免费的互联网建站软件,让创业门槛大大降低。这样的创业基因自然被复用到了涂鸦智能的破题方法上。

《雷锋网》将涂鸦智能的战术总结为“四件套”,即给家居电器小老板们,一提供高性价比的模组、二让客户的硬件能通过WiFi连上亚马逊Echo、三协助客户把货卖到海外、四给予海底捞式的办事。

通俗点说,涂鸦崛起的关键在于抓住了供需两端的锚点,一边在找白牌企业卖模组,一边在海外找客户和需求,通过提供标准化和模块化的软硬件,帮手商家解决了产品物联网化的需求。

对于海量的硬件工厂和亚马逊中小卖家们而言,一个足够傻瓜、足够标准化、足够低价,并且解决销量诉求的平台,自然会受到欢迎。凭借和PHPWind相似的路数,涂鸦成功在物联网领域安身。

回过头看,涂鸦智能的崛起,同样客观受益于国外物联网市场的成熟程度。《IoT信号微软年度报告》将物联网项目的进展可分为四个阶段:学习、试验/概念验证、购买和使用。

就使用阶段的项目百分比而言,2021年,美国为27%处于领先地位。在进入使用阶段的时间上,美国和西班牙需要11个月的时间。而亚太地区落后,日本需要12个月,中国和澳大利亚都需要16个月。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涂鸦尽管身处中概股回归潮中,依旧选择在美上市的原因。

基本面出现裂痕

在美上市前夕,涂鸦智能CFO刘尧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是一个云厂商,在美股市场上有一大批成熟的、专注于投资科技类云企业的投资人,他们对云企业理解比力深刻。”

彼时,高瓴、老虎、腾讯等一众国际顶级投资机构作为基石投资人合计认购5亿美元,比重占到IPO募资总额的50%。而涂鸦智能如今的股价表示,直接在二级市场被深度套牢。

这是否间接说明滑铁卢背后,是企业的基本面发生了变化?以2022年一季度的财务业务为观察节点可以发现,至今为止,涂鸦依旧面临亏损难题。

数据显示,2019至2021年,公司三年来的净亏损额别离为7048万美元、6691万美元、和1.75亿美元。本年一季度Non-GAAP下,涂鸦智能净亏损373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扩大1350万美元。

不仅如此,可以发现涂鸦智能还面临收入增速下滑的问题。

按照财报显示,2021年3月上市以来,涂鸦营收的同比增速从2021年二季度的118%,降到三、四季度的44.9%和19%;2022年Q1营收为5532.4万美元,同比降低2.7%,首次出现营收负增长。

具体到业务上,营收下滑主要与主营业务物联网PaaS业务的表示有关。

这里需要补充的是,目前涂鸦的核心业务主要分三块:IoT PaaS(模块平台),2021年占收入的86.5%;智能设备分销,占2021年收入的6.2%;SaaS 和其他业务项目,占2021年收入的7.3%。

上文所提到的销售模组的生意,就是如今的PaaS业务。财报显示,一季度,PaaS业务收入为4180万美元,占营收的75.55%,营收同比下降16.1%。深究PaaS业务承压的原因,与多种因素有关。

其中最核心的是与涂鸦智能面向的中小客户群有较大关系。现如今,当市场教育阶段逐渐度过,提高产品质量是唯一选择。

对于以中小客户起家的涂鸦而言,做大客户要克服已有的业务惯性。而大企业又大多希望开发自有模组,而不是采用别人的模组,这将使涂鸦陷入两难的境地。

按照一季度财报显示,IoTPaaS客户为2600家,同比增长21%。进一步来看,IoT PaaS优质客户(过去连续12个月内贡献超过10万美元收入)只有303个,却为IoT PaaS合计贡献了约85.6%的收入。

PaaS业务之外,SaaS业务被视作第二增长曲线。一季度,涂鸦SaaS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46.7%至575万美元,且后者的毛利率为75.10%,远高于PaaS业务的42.30%。

PaaS业务的毛利率较低,主要是因为其收入主要依靠销售封装了接入能力和License的WiFi模组实现,由于芯片厂商在WiFi模组的议价能力较高,对涂鸦的毛利率产生了必然影响。

现今,涂鸦90%以上的SaaS业务在中国市场,不外SaaS业务Q1仅占总营收的比例为10.49%。此外,现阶段涂鸦布局多个细分领域,工业物联、智慧农业等等,没有核心聚焦业务。

这种分散企业战略焦点的多元化扩张冲动备受涂鸦内部员工吐槽,“业务不聚焦,啥啥都想做,啥啥都没做好。老板战略不清晰,白瞎了各业务线的销售们。”

IoT的大争之世

现阶段,物联网政策再发利好消息。一些主营业务并非物联网领域的上市公司,纷纷“蹭”上IoT概念试图分一杯羹,那些本就在领域内布局的玩家更是摩拳擦掌。 

华泰金融通过对全球提供IoTPaaS供应商的特征进行分类,将IoT供应商大致分为五类:

电信运营商,如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互联网巨头,如阿里巴巴和亚马逊;传统企业,如海尔和三一重工;科技公司,如华为和苹果;第三方平台,如涂鸦。

目前,在物联网平台布局的主流厂商都在基于自身的核心优势,积极构建物联网生态平台,争夺产业生态的主导地位。在这之前,具有较强中立性和兼容性的第三方平台涂鸦则有必然的优势。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CAICT)统计,截至2020年,在领先的物联网平台中,涂鸦智能平台新增连接设备数量和同比增长率别离为1.17亿和94%,排名行业第一。

紧随其后的是亚马逊网络办事(AWS;7500万/26%,3900万台自有设备)、谷歌云(5500万/17%,2600万台自有设备)、海尔(4000万/50%,3800万台自有设备)、小米(3900万/32%,3700万自有设备)和阿里云(3100万/20%,1400万自有设备)。

随着赛道内玩家开始发力,涂鸦将面临日益加剧的竞争。拿目前较为重要的国外市场来说,涂鸦将与IoT平台亚马逊、谷歌、苹果等同台竞技。

本年1月7日,涂鸦正式颁布颁发将支持Matter通讯协议,助力开发者打造无缝接轨的智能家居体验。

Matter协议是CSA连接标准联盟于2021年推出的应用层连接协议,旨在通过构建统一“语言”,消除不同生态间兼容性顾虑,解决智能家居领域碎片化问题。

目前,亚马逊、谷歌、苹果等都已承诺Alexa、GoogleAssistant和HomeKit生态将兼容支持Matter协议的设备。涂鸦此举旨在寻求第三方平台的安身空间。

不外,摆在涂鸦面前致命的是,IoT平台安全问题。

而在国内,涂鸦同样于2021年4月14日加入了开放智联联盟(OpenLink Association,简称OLA联盟)。

OLA联盟成立于2020年12月1日,是由我国24位院士联合信通院、中国电信、中国移动、腾讯、百度、海尔等单位共同发起的IoT产业联盟,旨在建立符合我国产业特点的互联互通标准与产业生态。

先不论国内巨头们各自占山圈地的野心,在资源倾斜和流量加持下,自建私有云的头部企业之外,剩下的企业又还有多少理由选择第三方平台涂鸦呢?

参考资:

雷锋网《涂鸦:千亿变百亿的“傲慢与偏见”》

华泰金融《涂鸦智能引领AIoT,智能连接驱动增长》

“科技新知”(ID:kejixinzhi),作者:樟稻,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IoT 风口吹不走,涂鸦的“傲慢与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