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史上最重要IPO告吹,孙正义再次梦碎

按照彭博社7月19日消息,由于英国近期政界动荡,软银集团暂停了旗下芯片部门Arm在伦敦上市的谈判。

孙正义将Arm的IPO计划称为是“半导体行业史上最重要的IPO”,并原本预计将成为伦交所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科技股上市交易之一。

如今,他寄予厚望的大计划,又一次砸在手里了。

一 卖掉阿里股票也要买的Arm,如今卖也卖不掉了

2016年7月,日本软银集团颁布颁发将以243亿英镑(320亿美元)现金收购Arm公司并将其退市。彼时的孙正义对投资者如此说道:“我将把Arm交易视为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交易。”为了筹措这笔巨额收购资金,软银还抛售了阿里巴巴等龙头企业的股票。

然而风水轮流转,孙正义对于Arm的态度,从“无论如何都要买到”,变成了“想卖也卖不掉”了。

2020年9月,英伟达高调颁布颁发将以4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Arm,并表示收购拟在18个月内完成,这号称半导体史上最大的并购案。

然而2021年2月初,这场原本能让软银赚取一倍以上利润的并购案彻底破裂,据悉交易失败的原因主要是美国与欧洲的国家监管部门对这桩交易非常敏感,担心交易完成后将会损害Arm的独立性,对创新形成打击。

卖身失败后,孙正义很快启动了新的计划——IPO。预计估值可能高达6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17亿元)。为此,Arm还开启了裁员计划以缩减行政开支,裁撤范围在12%到15%之间,最多将达到一千人。

值得注意的是,Arm本身并不想上市。2021年7月,时任Arm CEO的Simon Segars撰文表示:“我们考虑过IPO,但实现短期收入增长和盈利的压力,将扼杀我们投资、扩张、快速行动和创新的能力。“

但对于孙正义而言,他已经别无选择。

二 占据了 99%市场的全球老大,为啥得不到别人认可

“Hello World,I am Arm”,1985年4月26日下午3点,伴随着屏幕上出现的这一行字,全球第一款商业RISC处理器Arm1成功运行。从剑桥大学一间小屋起家的Arm在此后的37年里,,不竭开疆拓土,成为了芯片领域绝对的全球霸主。

据分析公司 New Street Research 估计,在 250 亿美元的智能手机芯片市场中,Arm占据了大约 99%的份额,其产品被广泛应用于无人机、洗衣机、智能手表等各类产品。

正因为Arm的巨大潜力,孙正义在2016年7月18日,以234亿英镑(约合310亿美元)的大手笔,将其纳入麾下。为了筹措这笔巨额收购资金,软银不仅抛售了包罗阿里巴巴等在内的多项优质资产,还在总负债已接近千亿美元的情况下继续举债。

“这是软银做过的最重要的收购之一。”孙正义如此解释下注Arm的理由,“首先是有了因特网,然后又有了移动互联网,接下来就要轮到物联网了,它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范式改变。我是在这一改变的开端做这项投资。”

孙正义将收购Arm看作是开启物联网时代的重要布局——“所有的事情会通过物联网被连接起来,甚至是一头牛他都可以被物联网联系起来”。

不外,尽管孙正义本人如此看重Arm,本钱市场对它的评价却并不高——Arm的估值在过去6年只增长了四分之一,与此相对的是,高通的市值增长了50%,而英伟达的市值足足增长了近13 倍。

这主要是由于Arm的业绩表示实在是很难让人满意,2018财年至2021财年营收依次约为111.27亿人民币、111.46亿人民币、113.64亿人民币和115.40亿人民币,四年仅增长3.7%——这几乎是“原地踏步”,与2021年营收超过720亿美元的英特尔,营收168亿美元的英伟达比拟简直是天上地下。

三 Arm究竟做错了什么?

为何被孙正义卖掉阿里股票也要买的Arm,实际表示却如此乏善可陈呢?

首要原因就是,Arm本身做的就是一桩小而美的生意。

如果将芯片设计生产过程与汽车制造过程进行类比,从矿石到汽车,每多加工一次,其附加值就会增加,因此,处于芯片产业链上游的EDA工具和IP核相较于晶圆厂和最终的芯片售卖,能够赚取的利润更少。

所以,即使是IP核商业模式的开创者,Arm的属性决定其并不赚钱。据New Street 估计,Arm 从一款高端智能手机中的抽成仅为 1.5 美元,中低端款的抽成可能得按美分算。

有资深业内人士指出,Arm本质上是一个“小而美”的公司,在过去数年里因为本钱的强行催熟而变得臃肿,但业务规模并没有跟上公司规模的膨胀。

制约Arm的第二个关键因素是——让它迎来爆发式增长的重要逻辑正在失效。

Arm最大的王牌是在智能手机芯片领域并世无双的地位,可以说是引领了整个智能手机时代向前发展。

据软银2017年大会公布的数据显示,超过99%的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超过95%的车载信息设备和超过90%的可穿戴设备都搭载了Arm处理器。但这也意味着,Arm移动处理器市场已经基本饱和,未来增长空间并不乐观。

孙正义对于Arm未来增长的看好理由是物联网的爆发,“在‘物联网’时代,我认为冠军将是Arm。”但是物联网的发展速度却远低于他的乐观想象。

软银也被迫承认了这一点,在公开报告中下调了本身对物联网市场的预期。按照其2018年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26年,物联网控制器市场价值将达到240亿美元,办事器市场价值220亿美元;但是2020年发布的报告预测,到2029年,物联网芯片市场的规模将仅为160亿美元,而办事器市场(Arm迄今仅占有5%的市场份额)将达到320亿美元。

一边是原本的增长因子正在消失,另一边Arm还正在面临来自开源RISC-V带来的威胁。

据英国金融时报,英国机构Global Data的分析师Lil Read表示:“尽管Arm是一家非常重要的世界级公司,但它在未来5年将面临RISC-V的保留威胁,尤其是在急需半导体的大国中国。”

Arm曾将这个世界带入泛处理器的时代,而RISC-V 则进一步降低了处理器的设计门槛,开源指令集,让人人都有设计处理器的机会。

2019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就曾展望过RISC-V的发展前景。他判断,未来RISC-V很可能发展成为世界主流CPU之一,从而在CPU领域形成X86、Arm、RISC-V三分天下的格局。

目前,RISC-V国际基金会的19个高级会员中,和中国相关的会员有12个,包罗华为、阿里巴巴、中兴通讯、紫光展锐等企业,也包罗中科院计算所和软件所等科研机构。

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IoT领域依然是Arm称霸,但因为RISC-V价格便宜,加上IoT生态较为封闭,国内很多芯片公司都开始用RISC-V替代Arm。或许再过5至10年,RISC-V或许能够和Arm打成平手,两个ISA终将长期共存。”

纵观商业史,没有一个巨头是能够永远长存的,我们无法预见,属于Arm时代的代际交替何时会到来。

四 留给孙正义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不外对于孙正义来说,Arm的业务究竟会怎么发展,未来是否还能保持霸主地位,他已经并不关心了。眼下最紧急的是——赶紧出手!赶紧出手!

毕竟孙正义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焦虑时刻。2022年5月,他在日本东京公布了软银集团最新财报:截至3月31日,软银集团2021财年净亏损为1.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00亿元),其中愿景基金2021财年净亏损高达2.64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00亿元)。

即便放在全球范围来看,这都是风投史上最大一笔亏损,绝无仅有。

一向高歌猛进的孙正义,这次也不得不放缓了脚步,他颁布颁发软银将采取保守的投资步伐,并给出一个具体数字:与去年比拟,本年投资额将减半或四分之一。

对于他而言,眼下比投资更需要操心的是,回笼资金、套现求生。

其中卖出Arm成了最大的救命稻草。只可惜,从英伟达收购失败,到英国上市失败,Arm一次又一次地砸在了他的手里。

不外,孙正义并没有放弃。据知情人士称,软银已经将Arm的上市计划重点放在了美国,希望能在纳斯达克上市。

孙正义和Arm究竟会走向怎样的未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投资家”(ID:touzijias),作者:刘晓月,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半导体史上最重要IPO告吹,孙正义再次梦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