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用产品说话”?苹果加大美国反垄断游说投入:今年上半年支出460万美元

10年前,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并不完全认同在华盛顿组建游说团队。与他的前任兼良师益友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一样,库克也认为,应该让苹果优秀的产品充当“说客”。

但如今,这种放任的态度已经成为过去。

近年来,随着苹果在美国国会遭遇越来越多的反垄断阻力,库克已经成为在美国 政治领域最活跃的科技行业CEO。这家科技巨头加大了游说投入,招聘了人脉深厚的前国会助理,还主动讨好有权有势的国会议员,甚至经常让库克亲自对国会议员进行游说。

美国国会将在8月休会前对一项反垄断办法进行投票,倘若获得通过,就将禁止科技巨头使用其平台打压竞争对手。其中的一项条款旨在打破苹果对其App Store的垄断,并且有可能让苹果付出数十亿美元的代价。

苹果在美国联邦游说上的花费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该公司的财报显示,其上半年的这项支出达到创纪录的460万美元,较一年前增长150万美元。尽管苹果周三披露,该公司第二季度的游说支出降至190万美元,但第一季度的270万美元还是较去年同期增长约85%。

自2021年初以来,苹果已经注册了3个与反垄断斗争中的关键议员有关的最新游说组织。他们还直接从国会挖来了游说人员,将一直以来力主压制苹果和其他科技巨头的民主党参议员艾米·克劳布查(Amy Klobuchar)的助理招致麾下。

苹果披露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该公司的内部和和外部游说人员增加了50%,从43人增长到65人。即便如此,这家iPhone制造商聘用的游说人员总数还是低于其他科技巨头——有的公司甚至比苹果多出几十人。

虽然苹果向来都不会通过政治行动委员会向候选人或政党捐款,但对部分议员的个人选举活动的捐助却大幅增加。

“十多年来,苹果一直能凭借善意和温和的方式取得成功。”麦特·肯特(Matt Kent)说,他任职于左翼消费者权益组织Public Citizen,力主实行更严格的反垄断法律。他认为,苹果加大华盛顿的游说投入足以说明它“面临的威胁有多大”。

苹果拒绝对此置评。

Meta、Alphabet和亚马逊等同类企业之前的游说投入远超苹果,而苹果现在除了在资金方面努力追赶外,其激进的方式还激怒了一些人。有两位美国国会助理表示,苹果的最新战略让他们想起了Meta旗下的Facebook,后者经常向国会输出好斗的论点和要求。Meta尚未对此置评。

知情人士透露,苹果的游说人员去年试图挑起两个众议院委员会之间的管辖权斗争。当司法委员会考虑对科技巨头制定反垄断立法时,苹果的游说人员却试图劝说一位颇具影响力的游说者说服能源和商务委员会主张这一管辖权。尽管后者的确负责一些科技政策,但苹果的这项计划最终未能奏效。

不外,苹果的方式还是发挥了必然的作用。作为参议院规划的最新的反垄断立法,《美国选择和创新法案》将便于企业通过“合理的定制”来庇护用户隐私为由,为可能涉嫌违反竞争原则的行为辩护。苹果的游说人员正在力推这项立法,并且获得了包罗佐治亚州民主党参议员乔·奥索夫(Jon Ossoff)在内的多位参议员的支持。

奥索夫的发言人证实,他的确与库克进行过会谈。

早在2017年,库克似乎就已经抛弃了对华盛顿游说方式的成见,也正是从那时起,他开始与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建立关系。“其他人都会聘请收费不菲的顾问,而蒂姆·库克却会直接给唐纳德·特朗普打电话。”特朗普在2019年8月以第三人称的口吻评论道,“无论何时,只要有问题,他都会打电话。”

在比来的监管风暴中,苹果陷入了困境。当苹果、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成为历史上规模最大、最富有的公司时,奥巴马政府并未采取任何办法。但比来几年,从欧洲到美国,全世界的监管者都在对科技巨头进行密切审查。

随着白宫、美国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参众两院纷纷对科技行业的权势和影响力展开调查,苹果也成了众矢之的。该公司与现任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关系疏远,后者一直呼吁打击科技巨头,并且至今没有公开会见库克,与之讨论网络安全之外的其他事宜。白宫尚未对此置评。

库克希望借助本身的知名度帮手苹果减轻政府的审查力度,所以,他现在经常会与参议员通话或会面。他比来几个月至少去过华盛顿两次。本年5月,当他西装革履地出现在参议院时,会见了美国蒙大拿州民主党参议员约翰·特斯特(John Tester)和多位共和党参议员,包罗南达科他州少数党党鞭约翰·图恩(John Thune)、艾奥瓦州的乔尼·恩斯特(Joni Ernst)和密苏里州的罗伊·布伦特(Roy Blunt)。特斯特发言人证实了他与库克的会面。图恩、恩斯特和布伦特尚未对此置评。

“当一家大企业的负责人直接找到议员进行沟通时,显然意义重大。更何况是全球最顶尖的企业。”Public Citizen的肯特说,“立法者深知个中含义。”

苹果花费多年时间将本身塑造成对隐私最友好的科技公司,还推出了一系列旨在遏制商业性监视的产品和项目,限制其他公司获取苹果用户的数据。

该公司借助这一声誉宣称,反垄断立法会破坏他们对用户隐私和安全的庇护能力,因为正在审议的立法可能让黑客更容易在iPhone上安装恶意软件。

“这是苹果的第一要务。”Proton AG公司游说员麦特·福森(Matt Fossen)说,这家公司出售的电子邮件办事使用加密方式庇护用户隐私,他们支持美国国会的反垄断办法。他补充道:“他们的公关人员、游说人员和律师都在全职从事这项工作。”

苹果是贸易组织App Association最大的赞助者之一,该组织也发布报告称,反垄断立法可能会破坏苹果App Store对用户的庇护。

“无论在华盛顿还是其他地方,政策制定者都在以竞争的名义采取办法,强迫苹果允许应用绕过App Store安装到iPhone上。”库克本年4月在华盛顿罕见地颁发演讲称,“这意味着巴望数据的公司可以规避我们的隐私规定,再次违背用户意愿追踪他们。这还有可能令不法分子可以绕过我们施加的全面安全庇护,直接与用户接触。”

库克在会见立法者时表示,苹果应当获得与Facebook和谷歌不同的待遇,因为与其他科技巨头不同,苹果的商业模式并不依赖于获取用户数据。在本年6月会见共和党参议员时,库克强调了苹果的主要观点:反垄断立法会破坏互联网的隐私性和安全性。

部分专家认为,苹果的隐私主张言过其实,该公司完全可以在新的立法框架下广泛实施本身的隐私政策。还有人则辩驳了苹果的安全主张,他们指出:多数的安全庇护办法都存在于iPhone上,而非App Store中。

“苹果正在利用本身的正面形象传播关于隐私和安全担忧的错误信息。”维权组织Economic Security Project的游说员亚历克斯·哈曼(Alex Harman)说,该组织支持反垄断办法。与此同时,苹果也将本身描绘成“不进行游说活动的良心科技巨头”。

为了提升本身的游说能力,苹果聘请了由长期担任美国参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民主党议员助理的赛斯·布鲁姆(Seth Bloom)领导的Bloom Strategic Counsel,此外还聘请了Federal Street Strategies——参议员本·卢健(Ben Lujan)的前助理安迪·琼斯(Andy Jones)就效力于该公司。卢健是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他旗帜鲜明地反对反垄断立法,担心这会阻碍科技巨头删除仇恨言论和虚假信息。

知情人士表示,苹果还安排该公司隐私主管珍妮·霍瓦斯(Jane Horvath)与美国中立议员会面。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顶尖游说人员也在为这些美国议员提供竞选支持。苹果高级政府事务总监蒂姆·帕德力(Tim Powderly)2021年捐赠2.61万美元,2020年捐赠约8000美元。短短一年增长两倍多,但仍然低于微软最高政府事务高管过去一年半接近10万美元的捐款。

帕德力本年将会捐赠更多资金,为美国反对反垄断立法的议员捐赠数千美元。受捐者包罗众议院温和派民主党人组成的联盟、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和俄勒冈州民主党参议员罗恩·怀登(Ron Wyden)。

苹果政府事务部门向该公司环境、政策和社交项目副总裁丽莎·杰克逊(Lisa Jackson)报告请示工作。杰克逊曾经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环保部部长,她一直维持了与重要议员的关系。在比来的一次私人筹款活动中,她与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相邻而坐。佩洛西的办公室尚未对此置评。

杰克逊还加大了她个人的政治捐献。她本年2月向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捐赠3.65万美元,还向包罗佩洛西和参议院多数党领导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在内的民主党领导人捐赠数千美元。她在拜登2020年竞选期间捐赠5万美元。

Proton游说员福森表示,苹果最新的动作很难被人忽视。美国国会的工作人员和议员经常向他透露,他们比来与苹果进行了会面。“无论我们把头转向哪里,都会看到苹果游说的身影。”

本文来自“新浪科技”,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放弃“用产品说话”?苹果加大美国反垄断游说投入:今年上半年支出46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