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了30年的亚健康,从未被承认是一种病

「现在说本身亚健康的患者还挺多的,主要是一些压力大、生活节奏快的年轻人,还有一些孤独焦虑的老年患者。」 

来自华西某三甲病院的李晓清医生(化名)坦言,亚健康已经成了病院里常能听到的说法。 

但面对那些焦急中主诉亚健康的患者,桌子另一侧的医生们在犹豫,是否要告诉患者: 亚健康,其实并不是一个严谨的医学概念。

并不准确的亚健康

关于「亚健康」,我们很容易在网络上找到它的起源和各种信息: 

亚健康(Sub-health)源于上世纪 80 年代前苏联学者布赫曼(N. Berhman) 提出的「第三状态」观点——人体除了健康状态和疾病状态外,还应当存在一个居于中间的健康状态。这个简略的概念后来渐渐演化为亚健康。 

一位颁发过大量亚健康论文的教授曾定义,亚健康是不少人常有的不适感觉,表示在躯体、心理和情感方面等,它们「不属于健康的范畴,但是又没有达到必然要去病院看医生的程度,不是人们通常所理解的疾病」。 

在一篇系统性研究亚健康的流行病学文献中,列举了四十余项涵盖广泛的亚健康表示,包罗疲劳、睡眠质量不好、腹胀、头昏沉、心慌、胸闷、注意力不集中等。 

据说 WHO 也曾发布调查结果称,全球仅 5% 的人真正健康,20% 的人患病,剩余 75% 的人则处于亚健康状态。 

关于「WHO 亚健康状态全球调查」的论文截图图源:参考文献 1 

但如果我们试图信息进行溯源,便会发现盲点。 

作为亚健康起源的前苏联学者布赫曼,在各类学术资库以及搜索引擎中都难以查询到相关人物。 

而 WHO 提出的 「75% 的人处于亚健康状态」的信息在其官网上也无法找到——北京协和医学院的黄建始教授也曾深究过这个问题,但最终也表示没有找到这个数据的一手来源。 

协和教授也无法找到这个数据的一手来源图源:参考文献 2 

如果我们在常用文献资库搜索亚健康或 Sub-health,会发现极少有中国以外的学者会颁发亚健康主题的论文。 

此外,在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推出的国际疾病分类(ICD-11)的目录中也无法找到亚健康词条。 

ICD-11 中无法查询到「亚健康」相关内容图源:ICD-11 官网 

被利用的亚健康:2 年诈骗超 1 亿

事实上,亚健康的起源没有确凿的证据。 

据新华社 2019 年的报道称:上世纪 90 年代,青岛某药业公司研发了一款保健品饮,定位是「抗疲劳、防健忘、治失眠、通排便……」。为了营销产品,他们找到一位本地的医学教授,出资请他研究出能帮手产品销售的「科学依据」。 

于是这位教授便创造了亚健康的概念,使这家企业可以以改善亚健康为卖点开始售卖自家产品,并使得亚健康的概念在保健品市场逐步流传。 

谈到使用亚健康为卖点的保健品,黄建始教授曾表示,「亚健康的厉害之处在于,它描述的所有症状几乎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而这些商人推销的保健品则能够『包治』这种症状」。 

北京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约 20 年,注册本钱 1 亿元的老牌公司。在官网上介绍的一款名叫「XXX 肽」的产品介绍中就宣称:「这种病病院检查不出来,也解决不了——它叫亚健康」,这款产品可以按捺病变细胞、激活沉睡细胞,从而治疗「亚健康状态」。 

该公司官网上「XXX 肽」宣传照片 图源:该公司官网 

浙江警方曾报道:武汉某生物医药公司自 2019 年起,和武汉某正规民营病院合作,借助病院的渠道兜售虚假产品治疗男科疾病,其宣称「为现代人亚健康问题提供解决之道」,距其成立到被警方抓获,仅仅两年的时间内便行骗超过 1 亿元。 

涉案公司被查封时的照片 图源:参考文献 3 

当亚健康走进诊间

当亚健康的概念走向诊间,矛盾会变得更加显性。 

李晓清医生表示,如果患者坚持本身亚健康的诊断,而拒绝接受其他治疗,沟通就会变得严峻,「 当一位医生和患者说他并没有什么疾病,患者可能对医生的诊疗水平提出质疑。」 

「这种时候,往往得换种说法去宽慰病人,例如告诉他们背后的健康问题——例如吸烟或不良饮食导致的高脂血症——才是导致他们身体不适的原因,而不是亚健康。」 

只不外,在有限的诊疗时间进行医学常识科普,对医生来说并不简单。

一份来自武汉大学的研究认为,中国的医疗文化更倾向于让医生主导问诊过程,并单方面颁布颁发诊疗结果和诊疗过程的结束。 

造成这种现象并非医生缺乏耐心,而是紧促的看诊时间根本不允许详细的医患沟通。 BMJ 在 2017 年颁发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医生的平均问诊时间仅为 2 分钟,在 67 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三。 

中国医生的问诊时间仅为 2 分钟 图源:参考文献 3 

再回到亚健康的命题,就会变成「医生没空细讲」和「患者觉得医生诊断水平不足」,从而引发新的矛盾。 

这样的概念矛盾也会延伸到其他角落,因为医患间存在的信息差并不能通过单次问诊弥补。被问及有何沟通技巧,李晓清医生苦笑道:「目前看来,还是比力难交流。」 

参考文献

[1]冯叶芳. 哈尔滨市城镇居民亚健康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21. 

[2]黄建始.世上本无“亚健康”只因此词有“金砖”[J].健康办理,2010(02):114-117. 

[3]http://news.cyol.com/gb/articles/2021-06/07/content_XGZabcpEJ.html 

[4]Irving G, Neves AL, Dambha-Miller H, Oishi A, Tagashira H, Verho A, Holden J. International variations in primary care physician consultation time: a systematic review of 67 countries. BMJ Open. 2017 Nov 8;7(10):e017902. 

[5]万萍. 各说各话:当代中国医患纠纷中的沟通困境[D].武汉大学,2019. 

[6]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1816645615244660&wfr=spider&for=pc

[7]https://icd.who.int/browse11/l-m/zh 

[8]http://news.cyol.com/gb/articles/2021-06/07/content_XGZabcpEJ.html 

“丁香园”(ID:dingxiangwang),作者:闪光的煤球、carollero ,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治了30年的亚健康,从未被承认是一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