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门店暂停营业,预付卡无法兑付,克莉丝汀怕是回天乏力了

疫情让餐饮业困难重重,“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也无法回避。

7月20日,据上海市预付卡办事平台显示,上海克莉丝汀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克莉丝汀”)信用等级已为D,公司信用码为红码,被列入了信用红色预警单位。

按照上海单用途预付卡的信用等级共分为A、B、C、D、E五个等级,克莉丝汀已是“倒数第二”等级,若是跌至“E级”,则“单用途卡不能正常兑付的风险超过50%以上”。

预付卡作为商户用来锁定客户的一种营销手段,商家有利可图,消费者也能从中享受到必然优惠。对于仍手持克莉丝汀预付卡的消费者来说,目前能否拿回补偿还是未知数。

除了预付卡兑付风险外,克莉丝汀关店的消息也在持续发酵。

7月21日界面新闻在大众点评搜索显示,克莉丝汀在上海的几乎所有门店都显示暂停营业状态。上海之外,克莉丝汀也关闭了部分位于南京的门店。据窄门餐饮数据显示,克莉丝汀目前门店数仅为279家,巅峰时期其在全国有1000多家门店。

7月20日下午至21日,界面新闻多次拨打了克莉丝汀官网所示热线及客服电话,人工办事一直显示坐席忙,未能接通。另据澎湃新闻,位于上海金沙江路33号的克莉丝汀总部大楼也大门紧闭,不见人出入。

图片来源:大众点评

而事实上,早在疫情之前,这家烘焙品牌已经危机四伏。

官网显示,克莉丝汀的前身是上海联全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直到1997年才更名为上海克莉丝汀食品有限公司。接下来的时间里,克莉丝汀通过收购中央烘焙工厂进行发展,来到2007年,日本丸红株式会社开始入股,购买了克莉丝汀16.2%的股权。在成为上海世博会烘焙产品指定供应商后,克莉丝汀知名度得以提升,并于2012年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克莉丝汀曾有过一段较为辉煌的经历。

公司的大本营主要是长三角,自1993年起至2012年,长江三角洲经济带的发展崛起,消费者对于西式烘焙食品的接受度较高,都成为克莉丝汀快速扩张的重要原因。当时中国市场上,烘焙行业整体的面貌还较为低端,大部分以作坊式的形式存在。而采用中央烘焙工厂模式及西式烘焙冷链技术,有利于降低生产成本及提高经营效率,凭借这些克莉丝汀站稳脚跟,将门店开遍上海街头。

可惜好景不长,克莉丝汀很快由于扩张策略失误遭遇了上市后的首个危机。

克莉丝汀定位高端,并开发了一系列主打健康概念的欧式面包新品,选用较少牛油和糖,起初门店为直营店且大都位于城市商圈的黄金地段。2012年它把门店开到了合肥、马鞍山、商丘、庆阳等二三线,甚至三四线城市。但克莉丝汀过高估计了长三角下沉市场对于西式健康烘焙的欢迎程度,而扩张是需要资金,原先的黄金位置店面也更需要重金支撑。

盲目扩张的直接后果就是业绩下降。继2013年亏损3700万元之后,克莉丝汀2014年年报显示,公司业绩再度下滑,共计亏损1.51亿元人民币。随后克莉丝汀开始“反省”扩张计划并进行关店止损。

但这些都不是克莉丝汀陷入困境的最大原因,产品老化、创新能力跟不上节奏才是。

从产品菜单来看,克莉丝汀的面包、蛋糕款式较为陈旧,包罗提拉米苏、 奶酥小方、慕斯蛋糕和蛋挞等,而近年来流行的软欧包克莉丝汀虽有提供但款式并不多。“部门老主管基本很难接受新的东西,克莉丝汀还停留在‘幼稚园’的阶段,企划部的设计无论是包装还是产品都已经跟不上时代了。”离职员工王永2020年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曾说。

图片来源:克莉丝汀

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亦充斥着消费者对产品的吐槽。

有网友指出,“这家店太久远了,味道不大行,如果本身不想着改进提升,顾客凭什么为所谓情怀买单呢。”也有人表示,“2010年上海世博会前后时期还行,之后3-5年后不行了,主要还是带现烤设备的面包店更受顾客欢迎,工厂流水线生产加工出来的面包都是提早生产冷却再包装和运输,口感不好。”

目前的烘焙市场上,现场烘焙模式更符合消费者的需求,随着现烤模式的日渐成熟,也能够控制损耗率。而克莉丝汀仍在沿用中央工厂集中生产后再配送到各个门店的模式,新鲜度上打了折扣外,在效率上也失去了竞争力。

在烘焙强手如林的上海,更能感受到克莉丝汀面临的压力。大众点评显示,上海地区“面包”词条下有12000多个结果,除了有元祖、凯司令这种传统烘焙品牌,也有85°C、山崎面包、巴黎贝甜、面包新语等多个连锁品牌,在上海街区还能找到不少店面、产品卖相都更为精致的现烤烘焙小店。别的,近年来,奈雪的茶、瑞幸咖啡等新式茶饮、咖啡品牌等也带着各自的烘焙产品进场。

不仅如此,克莉丝汀近年来遭遇的办理层内斗,也让它错失了可能转型的机会。

2017年,克莉丝汀的办理层不合,被公之于众。当年11月,公司创始人、时任CEO的罗田安被三位股东联合提案罢免了董事职位,同时,罗田安也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公司战略及投资委员会主席、各薪酬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成员。2018年11月,罗田安卸任公司CEO,朱永宁接任。此后,心有不甘的罗田安以孙公司的股东身份,多次针对公司办理层提出罢免议案,虽然议案均为能获得董事会通过,但影响显著,期间克莉丝汀CEO曾两度易主。

自上市以来,克莉丝汀已连续亏损9年。公司种种危机带来的阵痛还未消化,又碰上了新冠肺炎的袭击。克莉丝汀在2021年年报中坦言,疫情持续蔓延给经营带来了不利影响,2021年该公司继续执行关闭亏损门店策略,共关闭55家门店。英敏特数据显示,国内烘焙面包房市场过去五年一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在错失烘焙市场发展机遇又难以改变自身之后,短期之内,克莉丝汀多半是没有什么翻身机会了。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记者:吴容,编纂:许悦,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上海门店暂停营业,预付卡无法兑付,克莉丝汀怕是回天乏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