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深陷高管被拘“暴风眼”

这两天,世纪佳缘重新吸引外界目光,是网上一个世纪佳缘CEO、COO、CFO及几名VP“消失”的截图引发的。自7月18日上午至今,该公司与其控股股东两次出来回应了此事进展。

与世纪佳缘沦为网络“暴风眼”截然不同的是,世纪佳缘所属集团公司百合佳缘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百合佳缘”)北京办公区的安静。

7月19日下午14时摆布,经济观察网记者探访了百合佳缘位于望京的北京总部。记者来到北京望京SOHO中心T3塔楼5号楼六层,看到带有百合网字样的公司玻璃门,门内左侧就是前台,墙上印着百合网logo、名字以及网址的彩色字样。公司时而有人进进出出,办公室内有工作人员正戴着耳麦工作。看起来一切无异常。

世纪佳缘,曾经的明星创业公司、“中国婚恋第一股”。后经历与百合网合并、翟欣欣事件等,一路走来早已不复往年风光。2019年合并后的百合佳缘悄然退市,那之后信息造假等质疑也没断过。如今再引发外界关注,却是高管涉嫌职务侵占被拘的消息。

个别办理层被拘

记者探访百合佳缘的同一天,百合佳缘的控股股东复星集团对外回应称,世纪佳缘的个别办理层,因个人涉嫌职务侵占,目前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拘留办法。

此前一天,7月18日,世纪佳缘相关负责人对经济观察网记者也表示,实际情况并非网络截图所说,现公司确有个别办理层因个人原因,正在配合司法机关调查,相关信息以司法机关公布为准。董事会已授权相关人员行使相应职责,公司业务运营一切正常。

复星相关人士还透露,新办理团队将很快上任。

值得一提的是,7月以来,百合佳缘已新增两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别离为2.1万余元、1.7万余元。此外,两家公司均涉及多个与自然人的办事合同纠纷。部分判决书显示,百合佳缘、世纪佳缘关联公司上海花千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两公司被判返还原告办事费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

2022年5月,百合佳缘更名为“复爱合缘集团”(下称复爱合缘),CEO依然由原百合佳缘CEO吴琳光担任。吴琳光于1972年出生,2012年加入世纪佳缘,2017年出任百合佳缘CEO。

记者留意到,改名后的公司复爱合缘与改名前的公司百合佳缘,目前均显示存续。

经济观察网记者查询天眼查得知,复爱合缘为中国香港注册企业,于是记者在中国香港的网上查册中心查询发现,复爱合缘公司类别为私人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22年4月25日,现况为仍注册,有两个自然人董事别离为:王靖和吴琳光。

天眼查显示,百合佳缘目前经营状态显示为存续,核准日期为2022年4月25日,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王长颖,其职业经历显示其来自复星集团,2019年1月至今担任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全球合伙人。在百合佳缘的主要人员傍边,吴琳光和王靖也显示在列。吴琳光职位为董事、总经理,王靖为董事。王靖还为霍尔果斯长盛股权、拉萨缘非日月、泰启力飞等成员企业核心成员、成员企业高管。

复星国际曾于2018年发公告称,已成为百合佳缘的控股股东,百合佳缘成为复星集团“大快乐板块”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百合佳缘退市。

“创业明星企业与投资主体之间的关系,通常也是比力微妙的。”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对经济观察网记者分析,一般而言,新业务要融入到产业投资主体的业务板块里面,但这其中往往会有站位、抱负与现实、愿景与商业价值之间的冲突,也会包含不同企业文化和组织制度的不服水土

崔丽丽补充称,所以在职务侵占的事实没有摆在大众面前的时候,一般人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风险切割?

掌舵公司多年的高管突然离去,新办理团队接手,对公司的影响往往是深远的。“事件在必然程度上必定会影响到企业业务的发展。”崔丽丽说,在一些诸如业务创新、拓展等需要关键决策的板块,会因为关键决策者的缺位、改变而产生重大变化,甚至可能是战略层面的变化。

世纪佳缘可以说是一个拥有风光与质疑的“两面体”。公司诞生于2003年10月,由号称“网络红娘第一人”的龚海燕创立。2011年领先于百合网,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国婚恋第一股”。2015年与百合网颁布颁发合并,同时创始人龚海燕清空其所有股票,退出了公司。随后世纪佳缘私有化退市。

2017年9月,百合网与世纪佳缘完成合并,正式更名为百合佳缘。同年,翟欣欣事件爆发后,公司名誉严重受损。2018年,复星国际成为百合佳缘的控股股东。2019年百合佳缘悄然退市。百合网创始人兼董事长田范江于2019年5月不再担任百合佳缘董事长,该职位由来自复星的王长颖接任。2021年底,公司被江苏消保会点名,线上相亲信息存在造假。2022年5月,百合佳缘更名为复爱合缘。

复爱合缘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4月底,公司累计拥有注册用户超过4亿,月均活跃用户1110万,全国线下门店数量超过200家。

由于退市原因,百合佳缘近几年的业绩数据无法从公开渠道获得。从退市前几年的财报来看,公司运营状况并不乐观。

百合网2015年挂牌新三板,当年营收1.85亿元,仅为世纪佳缘四分之一。2017年百合网完成对世纪佳缘的收购,花费了16.88亿元。在2013至2018年的五年傍边,只有2017年百合网实现扭亏为盈,其他四年均亏损,亏损最多的一年为2016年,亏了近1.14亿元。2018年,百合佳缘成为中国最大的婚恋网站,同时又从上年盈利转为亏损7974万元。2019年上半年,百合佳缘营收约为6.8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6470万元。

“依法合规经营是任何企业都必需遵循的一个重大原则,”无讼合作律师、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夏禹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对企业而言,高管的犯罪行为,如果最终被认定为单位犯罪,企业也将面临风险,即使没有被认定为单位犯罪,也会给企业的正常经营办理造成巨大影响。”

夏禹进一步表示,企业重视合规体系的建设,对内部员工的犯罪行为进行合规调查,并积极向有关机关提供线索,不仅有助于对企业内部的“蛀虫”进行清理,也有助于高管个人责任与单位责任的切割,避免高管个人犯罪行为“误伤”企业。

夏禹看到,现阶段,国家已经高度重视企业合规体系的建设,企业合规不仅仅是大型国有企业、中央企业的必修课。2022 年 5 月 23 日,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发布《中小企业合规办理体系有效性评价》团体标准,并于 2022 年 7 月 1 日正式实施。

未来向何处

吴琳光近年来频频出现在镁光灯下,为百合佳缘代言。本年5月改名为复爱合缘时,当时身为复爱合缘CEO,吴琳光的战略思路是,复爱合缘聚焦婚恋、娱乐社区、婚嫁三个赛道。

接下来新办理团队会按照本来的战略走,还是会推翻重新来过?目前只能拭目以待。

未来复爱合缘仍然有机会。按照比达咨询发布的《2021年度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研究报告》,2021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规模达到72亿元,预计2022年达80亿元。该报告显示,百合佳缘收入份额、装机量市场份额、月均活跃用户数均排在第一位。2021年,百合佳缘月均活跃用户数691.4万人排第一,第二的珍爱网月均活跃用户数为为536.5万人。

与此同时,危机也如影随形。近年来,婚恋交友平台上,隐私泄露、造假、色情、诈骗等诸多问题频发。

2021年9月,江苏省消保委发布的《婚恋交友平台办事状况消费调查报告》显示,婚恋交友平台存在网站会员无信息审核、实体门店信息审核形同虚设、消费者受推销困扰、婚恋费用较高但效果不明等问题,部分平台涉嫌虚假宣传。

去年12月,江苏省消保委调查发现世纪佳缘、百合网等5家存在包罗但不限于退费规则不明确、宣传承诺不兑现、会员信息审核形同虚设等问题,并对这几家平台进行约谈。同样是去年12月上海市婚姻介绍机构办理协会约谈百合佳缘、珍爱网、我主良缘、壹嘉缘等四家婚介机构。上海市婚介机构办理协会指出,以上四家机构都是投诉量较大、投诉问题较为突出的企业。

另一方面,婚恋市场吸引年轻群体竞争在加大。当下交友平台陌陌、探探、Soul也在分食复爱合缘们的市场。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理论上这样的瓜分不该该发生,因为两类平台的出发点和根基不一样,像复爱合缘这类是严肃婚恋平台,以促成婚姻为主要目的,而陌生人社交则基于不确定性。“但客观来讲还是婚恋平台本身不争气,大量的资审核相关负面影响了他的严肃性,这也给陌生社交平台提供了必然的机会。”张毅说。

张毅提到,早期婚恋平台有不错的口碑,但本钱鞭策下为了业绩和利润,放松了交易过程监管。

在张毅看来,现在单身群体越来越多,但是社交圈子越来越宅,实际上给婚恋平台带来了巨大的机会。“我们调查过单身人群他们的诉求并不是单身,而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并且适龄男女是很迫切的。至于怎么做得更好,就需要婚恋平台破除过往形象,强化办事。”

“TMT新观察”(ID:tmtno520),作者:冯庆艳 周应梅,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世纪佳缘深陷高管被拘“暴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