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周鸿祎的担忧,关于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我们还应该知道什么?

1981年,美国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 (Hilary Putnam) 提出了「缸中之脑」的假想。40年过去了,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与本身的「云上之脑」开始了一段人机对话。

‍日前,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他已将本身的大脑上传到云端,并与本身的虚拟版本扳谈过。虽然马斯克并没有给出更多的细节,但据推测,他所指的应该是其旗下公司Neuralink。

Neuralink是什么?

Neuralink是马斯克的创业公司,注册成立于2016年。该公司专注于高带宽侵入式脑机接口技术,旨在将大脑和网络相连通。

据悉,现有的脑机接口一般分为侵入式和非侵入式接口,Neuralink 的研究一般属于前者。通过在大脑中植入微小的电极,利用电流让计算机和脑细胞产生“互动”。这种设备一旦植入人脑,计算机便可以把一个人的想法转化为行动,让人们只需在大脑中想到某个行为,计算机便可执行诸如打字和按下按钮之类的操作。

Neuralink成立之初,马斯克曾探讨过一个科幻小说的概念——神经织网 (neural lace) ——一个无缝、不变、可以直接与大脑通信的全脑接口。据马斯克透露,Neuralink设备有朝一日能实现“人工智能共生” (AI symbiosis) ,即人脑将和人工智能融合。

针对马斯克的“云上之脑”对话,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在微博发文表态:“我觉得脑机接口可以用在临床医学上,用来治疗和帮手一些残障人士、精神疾病患者等,但在广泛的人类世界使用脑机接口却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在他看来,脑机接口一旦把人连上网,就像开启了“潘多拉魔盒”,很有可能会引来一些人研发并利用网络攻击技术,来入侵你的大脑。“那时候我们是不是还得研究人脑的防火墙和人脑的杀毒软件?还得用我们的人脑安全卫士给他查杀一遍。”

周鸿祎的担忧是否值得重视?

2019年,Neuralink发布了其首款产品,用激光在头骨上钻孔,再将一条只有人的头发丝1/4细的线路植入脑中,避开大脑血管,整个过程尽可能减少损害。

次年,马斯克向外界公开展示了Neuralink首款可以“进入人体”的产品——Link v 0.9版。这款产品尺寸极小,易于植入,并且通信能力提升了百倍。

在推出新的脑机接口的同时,Neuralink也开发了新版的手术机器人。马斯克声称,Neuralink的脑机接口将来有望召唤汽车、打游戏,并且能治疗诸如失聪、失忆、中风等疾病,甚至连抑郁症、精神分裂症、自闭、失眠、成瘾都能治疗。

Neuralink最具争议的莫过于猕猴实验。2021年4月,Neuralink发布了一只九岁猕猴Pager借助脑芯片玩游戏的视频。Pager在经过训练后可以用大脑控制光标在屏幕上移动。

马斯克对此十分自豪,大肆吹嘘Neuralink的研究成果,但却受到了各方的质疑。

质疑声首先来自学术界。南加州大学生物科学助理教授安德鲁·希尔斯 (Andrew Hires) 说,“我对Neuralink能够实现这一结果并不感到惊讶”。据悉,早在1969年,一位名叫埃伯哈德·费兹 (Eberhard Fetz) 的研究人员将仪表上的一根针连接到猴子大脑中的单个神经元,发现猴子只要通过其大脑活动就可以移动该针。

“猴子Pager并不是在网上冲浪。他可能只是通过移动光标,将屏幕上的一个小球来匹配目标。”希尔斯说。

此外,Neuralink试验的正当性也受到怀疑。本年2月,美国动物庇护组织PCRM对Neuralink提起诉讼,指控其“虐待”猴子。按照PCRM此前的说法,Neuralink在2017年至2020年期间对至少23只猴子进行了试验。极具侵入性的颅骨植入导致猴子发生感染,一些猴子因此自残、癫痫爆发,承受了极度的痛苦。按照其他媒体报道,最终只有7只猴子被转移至Neuralink的动物房,得以幸存。

Neuralink颁发回应称,多只猴子在参加试验之前健康状况就已经不佳,即将被实施安泰死。“所有新的医疗设备都必需先在动物身上进行测试,然后再在人体上进行测试。这是Neuralink无法逃避的规则,所有的实验均符合适用的联邦法律。但我们绝对致力于以尽可能人道和道德的方式与动物合作。”

雷声大雨点小

Neuralink的下一步会是人体试验吗?本年年初,媒体曾报道称,马斯克表示该设备将允许计算机将信息传回大脑。Neuralink甚至已开始公开招聘临床试验人员,对“脑机接口”技术进行人体实验,将脑芯片植入人体。

事实上,马斯克最早在2019年撂下豪言壮志,表示公司有希望在2020 年底之前将芯片植入人类患者体内。3年过去了,截至目前,Neuralink的计划尚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办理局 (FDA) 的批准。7月6日,澳大利亚脑机接口创业公司Synchron完成美国首例在患者体内植入脑机设备的手术。据了解,这是Synchron第三次抢走了Neuralink的风头。

“马斯克的行为就像一个推销员,通过炒作宣传本身的公司。Neuralink、特斯拉、SpaceX,都是同样的套路。”这样的批评声在中外网友的评价中并不少见。

比起脑机技术,公众似乎对Neuralink的花边新闻更加喜闻乐见。不久前,马斯克的私生双胞胎被曝光,孩子的母亲正是Neuralink的高管希冯·泽利斯 (Shivon Zilis) ,她于2017年进入公司,担任运营和特殊项目总监。

不仅如此,Neuralink的联合创始人先后出走也成为了近期的一大新闻。6年前帮手建立Neuralink的共有8人,随着保罗·梅罗拉 (Paul Merolla) 的辞职,现在只剩下马斯克和芯片植入工程师东津·赛欧 (Dongjin “DJ” Seo) 两人在职。另一联合创始人马克斯·霍达克 (Max Hodak) 在2021年离职后很快便创立了一家名为Science Corp的公司,在神经技术市场另立山头。

不远的将来,马斯克所说的“人工智能共生”并非完全不成能,但目前神经科学的根基尚且不稳。在中国,脑机接口概念股正处于风口。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联盟 (AIIA) 发布的《脑机接口技术在医疗健康领域应用白皮书(2021年)》显示,在可预见的未来,人类智能与机器智能将逐步融为一体,充分发挥机器的存储和运算能力,融合人脑的思维与创新能力,以鞭策人工智能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脑机智能融合。

《福布斯》撰稿人、人工智能专家亚历克斯·扎沃龙科夫博士 (Alex Zhavoronkov, PhD) 曾经这样评价:“人工智能共生,或者说数字来世,这个概念离我们至少还有几十年时间。它很可能需要尼尔·斯蒂芬森 (Neal Stephenson) 在《跌倒,或者跌入地狱》 (Fall; or, Dodge in Hell) 中所描述的技术来推进。但不成否认的是,我们很有可能已经生活在一个递归模拟中。” 

“福布斯”(ID:forbes_china),作者:Forbes China,经。(原标题:《除了周鸿祎的担忧,关于马斯克的Neuralink我们还应该知道什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迪欧吧_技术交流_资源分享_热点资讯_免费VPS空间 » 除了周鸿祎的担忧,关于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我们还应该知道什么?